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死神漫游二次元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窦娥冤吗?死神SAY NO!

第一百三十三章 窦娥冤吗?死神SAY NO!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木崖上,一众教徒正提着心,吊着胆,将手中的刀剑紧紧握住,看着他们满脑子的汗水,不时吞咽的唾液,微微颤抖地双腿,看上去似乎是在进行着某项极度危险的任务。崖上的风光秀丽无限,风和日丽,骄阳灿灿,天空中不时有飞过的鸟儿鸣啼,一个俯身,抓起水中那耐不住寂寞跳出水面的鱼儿,朝着自己的巢儿飞去。那里,有嗷嗷待哺的小鸟。
  “你,过来!”大殿之上,东方不败身着一身黑底红火图案的巫师长袍,手握死神镰刀,将自己的面容包围在兜帽中,增添了一份神秘。没办法,谁让这是明尊大人显灵后,为前任教主任我行赐下的“天衣”呢。他东方不败还不得赶紧紧跟潮流?他甚至下令,除了教主,谁都不能穿这身衣服,违令者杀无赦!
  一个脖子止挂着薛天的金身雕像的教众几乎是弯着腰,快步走到他面前:“小的祝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祝明尊仙福永享,长乐无极!”他偷偷瞄了一眼东方不败身后那尊两米高的明尊金身像,感觉压力山大。
  “嗯,你这个月拉了几个人入教来信仰明尊?”东方不败终于进入了正题。什么?你说为什么不去一统江湖?拜托,现在的东方不败可还没开始修练葵花宝典,他拿什么去一统江湖?更何况这可是明尊的法旨,他一个凡夫俗子,是万万不敢不遵明尊的法旨的!
  木中贞的额头开始渗满了汗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弟子。。。弟子这个月拉了三个人入教。。。”
  东方不败听了这惨淡的“业绩”,勃然大怒,二话不说,一掌拍出,木中贞忽地听到自己的肋骨断裂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感受痛苦,他就不受控制地离地三尺,朝着四丈开外的墙壁飞去。众人只见一个黑点撞上了大殿墙壁,墙壁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力撞得崩裂开来,阳光顺着洞口透了进来,混着在地上缓缓流淌的鲜血的颜色。。。
  “还不抬他下去救治!”东方不败从鼻子里哼了一句。众人急忙大声齐赞东方不败宅心仁厚不杀之恩,定要粉身碎骨以报云云。
  这就是日月神教这十年来的日常工作。这十年来,江湖上怀疑、惊讶于日月神教到处拉人入教信仰突然冒出来的明尊,甚至前任教主任我行还化身成了一个穿着黑底红火图案的长袍,手拿镰刀,到处劝人信仰明尊,他们从多年的江湖经验来判断,日月神教必定有诈。拉人信明尊是假,扩充日月神教是真。至于那金身雕相,肯定是一种特殊的控制人心的蛊毒。眼看日月神教的教众越来越多,五岳剑派终于忍不住了,他们也开始了大肆招人的步伐。江湖再次掀起了一次战备扩张。至于这一切是真是假?你要是去询问东方不败的话,他肯定会告诉你,你滚粗,我不想和你讲话!
  六月,似火的季节。烈日当空,花草都蔫巴了,小狗也软软地趴在阴凉处,吐着舌头,流着涎水,无声地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
  任我行穿着黑底红火图案的巫师袍,握着手中的镰刀,不紧不慢地在官道上走着。不远处,就是楚州了。这十年来,自己走遍大江南北,极力劝导着世人信奉明尊,可惜收效甚微。难道自己终于都不能再重登教主之位吗?全知全能的明尊啊,请您给予弟子启示吧!任我行在心里大声疾呼着。
  进了城门,任我行找了一家茶铺,向店家要了一碗凉茶,两块烧饼。店家应了,麻利地将东西端了上来。
  任我行也是饿极了,拿起烧饼就啃了起来。忽见茶棚外一阵人仰马翻,大批的官差拿着刀枪,押着一个坐在囚车里的女子朝着城西而去。那女子容貌颇为不俗,此刻正大声呼喊冤枉。周遭一大堆吃瓜群众正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着官兵们,亦朝城西而去。
  任我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看了一眼店家,见他面有忧色,竟是轻轻叹息了一声。此刻左右无人,他便出声问道:“店家。外面这般吵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店家将手中毛巾往肩膀上一搭,走了过来,叹气道:“这位客官,想必你是外乡人吧。”任我行点点头,并不多言。店家见他冷淡,倒也没多说,只是慢慢说道:“那囚车里锁着的,名唤窦娥。是外来秀才窦天章的女儿。这窦天章为了考科举欠了本地蔡婆婆一大笔的高利贷。蔡婆婆看上了她女儿,不断催促他还钱,声称若是不还就要告到官府。这窦天章没了法子,只能将窦娥给蔡家当童养媳。蔡婆婆给窦天章十两银子盘缠赴京赶考。从此窦娥就在蔡婆婆家住下了。”
  店家顿了顿,见任我行有些不耐烦,又发出了一声叹息,长话短说道:“要是事情能这么顺利也就没有今天这事了。可惜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窦娥与丈夫生活不久后,丈夫暴病去世,窦娥与婆婆二人守寡在家。一日,蔡婆婆向赛卢医讨债时,险被无钱归还的赛卢医杀害,巧被路过的张驴儿与其父撞破此事。张驴儿借口救命之恩,在蔡婆婆家住,贪图窦娥美貌,要求与其父一同入赘蔡家。窦娥守节不肯,张驴儿就下毒计,从赛卢医处买得砒霜,下到窦娥为蔡婆婆做的羊肚汤中,欲要毒死蔡婆婆,胁迫窦娥改嫁。正巧蔡婆婆作呕,吃不下,反毒死了自己的父亲。张驴儿要挟不成,诬告窦娥。贪官欲屈打成招,窦娥不招。而后要挟要打蔡婆婆,窦娥只好招认。贪官上奏朝廷,朝廷不辩是非,下旨于今日将窦娥处斩!真是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店家的正义感爆棚了。
  任我行听完店家这番话,心里已有了计较。像这种含冤待雪的人,只要自己救下她,她定能虔诚信仰明尊,劝导更多的人去信仰明尊!这样的话,自己的步伐不是加快了许多了吗?
  任我行放下了五枚铜钱,道声多谢,便朝着日月神教的分坛飞奔而去。没错,日月神教的分坛经过这十年的发展,已经遍布全国各地,而他们的工作,只是拉人信仰明尊而已。对他们而言,这件事不可说,不可说。说多了都是泪。好好的一个江湖第一大门派,如今却跟神棍一样,天天做着各种朝拜仪式,去朝拜一个根本不知真假的明尊。。。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来者何人!止步,再进一步,杀无赦!”两个刚刚入教,不知死为何物的家伙守在分坛门口,手中刀剑直指任我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