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尔虞我嫁 > 公孙喜

公孙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后你就是那小兔崽子的人了,高兴不?”带着粗糙茧子的手,混合着酒臭、汗臭等异味,摸上他的.网
  
  面前的男人眼底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却偏偏要挤出一点笑,“那小崽子的年纪,就算看中你也动不了……趁他长大这几年光景,你好好讨好下,没准日后就算没什么名份,好歹混点情分不至于饿死……当然也可能他其实是替教他识字的老东西要你的,你过去后,白天伺候小兔崽子,晚上伺候老东西……倒也不愁寂寞。”
  
  说着他站起身,哈哈哈的大笑一阵,一个耳刮子抽到脸上,方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是发自肺腑的怨恨公孙氏。
  
  这点也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公孙氏的主人公孙夙跟贞庆帝的兄弟情谊,公孙夙的心腹好几次酒后说过当年差点将弄成自己禁.脔的话……那心腹在娶了桓夜合之后,被公孙夙连夜送回玳瑁岛了。
  
  因为公孙夙知道,或者会为了贞庆帝考虑,顾全大局。
  
  但桓夜合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有的事办法阴死嘴上没把门埋汰自己丈夫的人。
  
  所以很多人都诧异在功成名就之后为什么不改姓?
  
  就算不知道自己早先姓什么了,跟贞庆帝姓也好,跟盛皇后姓也罢,都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也算不得谄媚,毕竟他最开始姓“公孙”,就是跟着当时的贞庆帝姓的。
  
  在那之前他无名无姓,心善点的喊他“小子”,心情不太好的就是“小畜生”。
  
  当时他还没被掳到玳瑁岛。
  
  有一年,大概是才有记忆不久,他被领到一个老人面前。
  
  那老人的气度跟他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以及萦绕的哀戚。
  
  他久久的注视着年幼的,眼神难以描述。
  
  最后说:“以后不要让他到老夫跟前。”
  
  那之后他本来也算不上多好的境况每况愈下。
  
  再长大点他听壁脚,知道那老者身份非同寻常,乃是不可对人提的存在。
  
  被这么个人说不许他到跟前,也难怪原本对他还好的一些人都转了态度,开始有意无意的排挤跟打压。
  
  那会儿的浑浑噩噩的,愤懑而茫然。
  
  直到有一次,他干活时听到了自己的身世:后族文家安排给小文氏所出小皇子的乳母,他比那小皇子大半岁,母亲是文家家生子,废后文氏亲娘跟前的人,一家子世代伺候文家。
  
  所以在小文氏生下了会带给整个文家兴盛的皇子后,过五关斩六将的成为小皇子的乳母。
  
  谁也没想到这乳母会生出杀了小皇子之后用自己孩子狸猫换太子的心思。
  
  更令人惊讶的是,乳母固然难逃一死,他这个“狸猫”,却活了下来,还流落到海上。
  
  所以那老人不想见到他,简直可以说是仁慈了。
  
  尚且懵懂的孩童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后来岛上来了许多人,烧杀抢掠火光冲天,过了几年之后他才明白,他是在韩潘的地盘上长的。
  
  韩潘战败,输给了公孙图,两位海主战死海上,首级都被割了去,几个当成老巢的海岛全部被洗劫一空,大批人口成为公孙氏的战利品。
  
  包括他。
  
  对此无动于衷。
  
  他虽然是在韩潘手里长大的,要说感情还真算不上。
  
  到了玳瑁岛,日子还是一样的苦……雪上加霜的大概就是韩潘那边对他只是欺凌,这儿却有了个觊觎的吧?
  
  被贞庆帝救下来的时候其实还不怎么懂得那些事情,只是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件坏事,坏到值得他用尽一切手段反抗与逃避。
  
  很多人,包括盛皇后在内,都觉得他是从此对贞庆帝忠心上的。
  
  实际上不是的,最早到贞庆帝身边时,他最多的情绪是嫉妒:他认出了贞庆帝的老师。
  
  那个连公孙老海主都要尊称“先生”的人。
  
  正是当初说“别让他到老夫跟前”的老者。
  
  如果自己不是乳母之子,而是确实的小皇子……年幼的头一次感到了委屈与失落。
  
  可那老者甚至都没有朝他身上撩一眼。
  
  他只能垂下头,遮掩万千情绪。
  
  然而无视他的不仅仅是老者。
  
  玳瑁岛以公孙氏为尊,公孙氏的上上下下,对贞庆帝的态度不一,随着贞庆帝的年岁渐长,不管是善是恶,总之越来越慎重。
  
  但是贞庆帝身边的,得到的却是他们始终如一的冷漠与忽略。
  
  偶尔注意到他的,差不多怀着的都是不可告人的心思。
  
  年长之后女孩子们倒是开始在他身后窃窃私语,然而率先出手的公孙应姜,仍旧是简单粗暴的方式。
  
  很多人以为他是洁身自好所以拒绝了海主之女的追求,实际上是公孙应姜那种不择手段只在乎自己喜好的态度,让他发自肺腑的厌恶与反感。
  
  那是一段非常孤寂的生活。
  
  这样的岁月里只有贞庆帝是真正关心他的。
  
  很多年之后回过神来,觉得一切恐怕都在那位老者的算计里。
  
  那位老者一早决定给贞庆帝栽培一个足以托付性命的心腹。
  
  在他从小到大的整个生命里,只有贞庆帝一点亮色。
  
  那么他除了给贞庆帝卖命,还能对谁忠心呢?
  
  虽然说对于贞庆帝而言,在玳瑁岛的成长同样是寂寞而且艰难的,那样的时光里也是他最可信任的人。但被老者收为亲传弟子的贞庆帝,所接触所见识所了解的天地,根本不是能比。
  
  他还有比更值得信任的初五,有老者为他描述的广阔天地。
  
  以及老者为他安排的辉煌的未来。
  
  振翅高飞的时候,贞庆帝看到的远不止一个。
  
  这些都是后来才醒悟的了。
  
  在玳瑁岛上长大,的情绪大抵是麻木的。
  
  他对贞庆帝之外的谁都不关心。
  
  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感观。
  
  毕竟那种环境里,不想承受一次次情绪上的冲击的话,只能麻木。
  
  所以跟着贞庆帝到盛府后,他对后来的盛皇后,当时的盛家小姐盛惟乔,说不出来的厌烦。
  
  有很长时间他都觉得是因为这女孩子拖累了贞庆帝的前途。
  
  很久以后他才承认,他是对盛惟乔那种无忧无虑生活的嫉妒。
  
  这世界是这样的不公平,有人苦苦挣扎,仍旧苟且度日;有人成天胡搅蛮缠,却自有一群人如珠如宝,捧在手心。
  
  前者是该有多大的心胸,才能对后者心平气和?
  
  至少是做不到的。
  
  贞庆帝可以对这样的女孩子充满了兴趣,他却只有嫉妒跟痛恨,甚至偶尔会生出破坏这种人的美好的冲动。
  
  几年后,他碰见了孟碧筠。
  
  起初他对这位孟皇后没什么想法,留在她身边,不过是为了贞庆帝。
  
  后来孟皇后却渐渐对他生出了情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