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第959章 怪人

第959章 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殊很想说既然不舍得,一开始就不要拿出来当赌注啊。
  “爷爷的赌注是什么?”
  君庭心情很好,“我和远山替崇舒备的百岁酒。”
  凤殊怔了怔,“百岁酒?”
  “崇舒父母结婚第二天,我们就已经酿造了,只预备着给第一个孩子。没有想到他后来不到一百岁就失踪了,而且一失踪就是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这一批酒永远都不可能开封。”
  “是嵘仁星题图山上的酒?”
  君庭微微一笑,“对。就是藏在那里的酒。”
  “萧爷爷并没有全部取完,我后来也找了几瓶。”
  凤殊从空间钮里掏出来一瓶银白色瓶身的酒,“是这个系列的吗?”
  凤小七啧啧称奇,“没有想到你还会顺手牵羊啊,凤小九,很不错,不愧是我凤家人。这送上门来的好酒,多多益善。”
  梦梦想要去拔盖子,凤殊眼疾手快地将酒又放回了空间钮。
  “我喝一点不行?”
  凤殊斩钉截铁,“不行。”
  “凭什么?”
  “凭这是我找到的。”
  “又不是你的酒。”
  “萧爷爷既然藏了在别人可以到达的山顶,就已经预见了会被其他人给取走的可能。”
  “切,反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说。”
  梦梦还真的不嗜酒,只是见她一副小气巴拉的模样,故意逗弄她。
  “给我。”
  凤小七虎视眈眈。
  “好啊,七姐大婚的时候就能喝到了。”凤殊眨了眨眼,“我保证会留到那个喜庆的日子。除非不可抗力发生。”
  “不能给我保管?”
  凤小七想要尽快弄到手。
  “七姐,现在这可是我的酒,和萧大哥可没有任何关系了。就算萧爷爷来要,我也不会给。”
  凤殊见君庭在一旁笑,立刻不怀好意道,“爷爷,你是不是还欠了我什么?圣哲的成年酒呢?”
  “已经喝了。”
  君庭略带遗憾,“可惜你和老四都没在。那还是圣哲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
  凤小七皱眉,“他三十岁之前就已经喝酒了?”
  “没有,那是第一次喝酒,也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次喝醉酒。因为凤昀对酒精过敏,所以小宝平时也不喝。”
  “这还差不多。”
  凤殊也表示她讨厌嗜酒如命的人。要知道,可不是谁都有好酒品。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我们见面?”
  凤小七有些心痒痒地想要早日见到凤昀和凤圣哲。
  “七姐,我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
  “你当然不着急。难道你不害怕被他们算旧账?”
  “不怕。他们要是愿意回来,那肯定就是已经原谅我了。要是不原谅我,多半不愿意回来见我。又不是没事做,他们都是向往外界的年龄,对于不在乎的人事才不会用心。”
  “你倒是看得开。算了,一定要帮我保管好。”
  “七姐,难道你还想要拿来送给萧大哥?这么久远的事情就已经开始做打算了?要是将来新郎不是他怎么办?”
  凤殊的揶揄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要是结婚,这就是大婚礼物。要是分手,这就是分手礼物。名称不同而已,酒总是要喝的。别人要怎么看待有什么关系?”
  凤小七无所谓。
  “七小姐豁达。”
  君庭心想看来这杯喜酒有九成他会喝得上。
  “七姐,屠元帅的事情还是不要这么激进为好。”
  凤殊终究难以掩饰自己的看法,“不是担心屠元帅人品不过关,也不是担心七姐为难,而是担心这种强人所难的方式会让原本有可能的善缘而变成了恶缘。
  爷爷和萧爷爷都很欣赏屠元帅,屠元帅在联邦的风评也一向很好,可见是个有原则有担当的人,否则不会受到这么广泛的认同。这么好的一个人,我希望她能够顺其自然地和我们结缘。
  我们凤家也是家风清正的家族,从来没有恶贯满盈的不肖子弟,既然如此,善和善相逢,哪怕不会更善,也不会为恶。如果她和你想要做媒的人当真有那个缘分,将来只会水到渠成。我们不大力推动,该来的缘分始终也会来。”
  凤小七瞥了她一眼,“是梦梦不认同,还是你反对?”
  “我们都认为可以尝试带屠元帅一起走,假如她可以妥善处理好联邦的相关事宜,也能快刀斩乱麻地解决好个人私事,不拖泥带水留有后患,那么我们做一个顺水人情也未尝不可。即使不看在屠元帅的份上,也可以看在爷爷和萧爷爷的份上,我就可以揽下这个责任。”
  “不行,你不能和我抢这个媒人的工作。我老早之前就已经和太爷爷到了包票,说一定会解决那件事。”
  “七姐,别激动,我没有抢功劳的爱好。而且,我也不擅长做媒。只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哪怕十分看好屠元帅,男女之间的缘分也得时间来孕育,并不是说有人做媒就一定会成功的。”
  “最起码可以创造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的机会。”
  “即使不是做媒也有这个机会啊。”
  凤小七却表示她太天真了。
  “如果不是强迫,那现在谁都走不到他身边去。我们自家人的强迫是起不了作用的,他只会跑得无影无踪。
  但如果是来自于外人,而且这个外人本身处境尴尬,是为了避难才接受这种尴尬的条件,那么他可能会因为考虑到自身家族立场不良,对她的处境不得不加以帮扶。到时候,一旦愿意留下来,勉强承认这个身份,那么机会就来了。”
  凤殊讶然。
  凤小七居然是考虑到凤崇光的性格,所以才会设这个局?
  即使明知道是晚辈自作聪明,但是凤崇光到时候估计硬着头皮也不得不跳入局中去应局。
  “如果对方是个看得开的人,也许不至于恼羞成怒,但是拿对方所重视的家族声誉去替他谋个人幸福,恐怕再心性高洁,他也还是会心生不快。龃龉未必,伤心必然。”
  君庭听到这里,也字斟句酌地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